banner1
中国定制的成都力量
2017-09-04 15:44
来源:未知
点击数:            

  唐岚,师承在法国香榭丽大街开设礼服店的华人设计师陈娟,中国职业装十大设计名师、成都艾维实业有限公司董事长兼创意总监、“宽巷子3号”私家厨房董事兼创意掌门人……在一大堆头衔中,她最为看重、投入最多心血经营的是“服装设计师”。

  1996年毕业的李文琴没有像其他同学那样去企业上班,而是毅然选择了创业。源于对服饰设计的兴趣,李文琴创立了宫玉,专做高端定制。

  尽管很多设计师都曾有着“高端定制”的梦想并做过努力,但大多还是一边为特别的客人提供私人定务,一边也会品牌商业化。“仅仅依靠高级定制几乎都会无法”,她表示,真正的高级定制是独一无二的,是真正意义上的奢侈品,就算一件5万元左右的礼服,其所耗费的人力、物力、财力、时间与投入产出是不成正比的,在国际领域,众多一线奢侈品牌,近年来也面临这样两难的境况。

  “我7岁时,县城里来了一批粉色的裙子。在全国一片‘无色’的服装海洋里,我拥有的这条梦想裙子激发了我的粉色梦想,开始了我的服装设计师之。” 对于从事服装设计的初衷,陈廉文表示来自于幼年的梦想。创立“廉文·G”从裁缝店服装设计,从业余爱好发展为事业方向,陈廉文的服装设计工作室是眼下成都众多服装设计行业中的一个代表,却树立起了创建“百年老店”的宏大目标。

  1999年下半年,陈廉文在成都正府街正式开设了以自己名字命名的店铺“廉文·G”,进入女装设计制作领域。当时的店铺很简单,前台接待、设计,铺后进行后期制作,这一干就是8年。陈廉文表示,那8年的为自己赢得众多老顾客,积累了人脉和良好的口碑,也促进自己从裁缝店向线月,“廉文·G”正式入驻中海大厦,开设了形象展厅。

  王米佳表示,整个工作室的客户数量不多,每年接待50—60名固定客户,并表示未来也不会大幅增加。“定制不是批量生产,只有控制客户数量才能品质”,对于很多服装设计工作室都忙于做大规模不同,王米佳似乎有些特立独行。和其他工作室不同的是,王米佳的顾客分布范围却非常广。其中,成都本地的客户占20%,、上海、广州及国内其他城市占据60%,还有约20%的客户来自海外。

  尽管业务量日渐扩大,开拓市场的要诀依然在口碑。“直到现在,我们团队依然没有销售部”,陈廉文对此颇为自豪,“可能有些服装设计师和客户谈合作,需要拿着画册资料,而我通常只是拿一支铅笔、一摞纸就可以了”。

  刘琼英,英文名LINDA,成都艾民儿皮制品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sheme品牌创始人。

  “对我来说,设计服装不只是一份工作,而是一个梦想”。王米佳表示,自己从没规划过一年要做多少件衣服。“我只对设计服装感兴趣,把爱好和工作融合,不会感觉累”。

  紫瑞北街宫玉店,宽敞的店堂简约淡雅,古典的绣花旗袍代表传统的中式风格,西欧陈列方式时尚明快,相得益彰的现代气息衬托出宫玉服饰的俏丽风格。而店内让人眼花缭乱的各式面料,则清晰地告诉每一位到店的客人——这是一家专业服饰定制店。

  “每一件产品都凝聚宫玉服饰技术精华与精湛工艺。宫玉对设计的要求几乎是苛刻的。”在李文琴看来,宫玉能做的就是以这样的高标准来要求自己,以精湛的技艺给本土顾客带来国际化的感受。

  据了解,目前,“廉文·G”服装设计工作室的大客户囊括了中海、华润、佳兆业等地产商巨头,每季度都会有新订单和补货订单,月均销售额也达几十万元。

  “现代的中国,已越来越与国际商务、时尚接轨了,时尚商务装会让你耳目一新,让你变得时尚而智慧。”唐岚说,做时尚商务服装设计最开始缘于她的职业装情节。在成都创立了13年的艾维品牌,顾客主要是高端时尚商务人士,其定务已远远超过了普通人眼中呆板职业装的范畴,可从周一到周日为时尚商务人在不同场合提供时尚、有品味的产品和服务。个人定制时间一般会历时1到3个月,根据不同的需求,进行个性化款式设计、面料设计以及一些特别工艺,价位主要从几千元到数万元不等。同时也专门有一个团购事业部,为需要提升企业时尚形象的团体提供高性价比的职业装定制等延伸服务。

  陈廉文,宜宾高县人,“廉文·G”品牌创始人、设计总监。经过10余年的学习和实践,1999年在成都正式开设服装设计店铺“廉文·G”,后来将品牌定位于时尚职业装的设计制作。

  本文所称的高端定制(非严格意义上的高级定制),指为客人的特殊需求单独设计、裁剪、纯手工制作的单件精品。同时,设计师需要根据穿着者个人的体形、肤色、职业、气质、爱好等诸多因为来设计款式、选择面料花色,并能为消费者提供个性化售后服务。

  宫玉目前有高端定制和高级职业装定制两种业务模式。李文琴表示,高端定制发展了十多年,确实为宫玉带来了数量不少的客户,也打响了宫玉的品牌。不过,她坦言,就目前而言,高端定制业务所带来的利润只占很小的一部分。据她介绍,按照面料不同、手工多少、客人级别折扣不同,宫玉定制一般小件1000元左右,外套2000元上下。但这样一件定制的衣服跟商场里同样价位的服饰相比,其耗费的人工、面料等成本显然要高出很多,因此利润并不丰厚。

  “我们设计的职业装不同于传统职业装的古板,而是更多加入了时尚的元素。”陈廉文介绍,因而自己从来不会关注百货卖场每季销售的是什么款式,而是关注国际大牌的时装流行趋势,通过这种方式,既能了解国际服装行业的流行趋势,也能从中获得部分职业装的设计灵感。

  同时,基于李文琴对宫玉的定位,其服装设计的工序超乎想象的严谨。服装定制恪守传统的六十六道严谨工序和全尺寸采样,动静皆宜的立体裁剪,以及宫玉独有的原板坯样试衣程序,全程手工精致制作。据介绍,做一件私人定饰,首先要了解客人需求,为客人做设计,选面料,选款式,之后拿到工厂由制版师制版,进而剪裁,车工制作完成后再次检验工艺和尺寸,之后拿到店里让顾客试穿。这样产生的还只是样衣,坯样调试合适后,再拿回厂里用面料重新制作成衣。如此一番工序,一件定饰一般需要10天左右,而如果加入了刺绣等工艺,客人需要等1个月左右。

  精致的中国结、绚丽的牡丹花、经典的中国红……当你在桐梓林街上、在成都仁恒置地楼上,看到这些精美的图案绽放于一双双定价不菲的鞋子上,那就是成都土生土长的高端女鞋品牌——sheme。不过,如果你再听说:4月17日,sheme“魅惑女爵”系列鞋款为皮革及鞋类博物馆馆藏,与vivienne westwood、Ferragamo、dior、chanel等国际一线奢侈品牌并肩展出,或许会对这个“中国创造”的品牌兴趣倍增。

  “目前,艾维正在筹备一项更大的计划”,唐岚透露,自己正着手为高端定制顾客开设一个IVV艺术定制沙龙,届时,将邀请到真正意义上的国际设计大师定期来蓉,为高端会员顾客做设计交流、艺术定制、高级定制,顾客也可真正根据自己的意愿来指定设计师定装。“尽管定制在成都还处在起步阶段,但我预测未来5年后有望‘成气候’”,对于自己所钟爱的行业,唐岚对此很有信心。

  当然,定制市场的发展速度也与消费者的认同有关,欲做高级定制的企业必须“经得住”:找准并自己的定位,而不能被所谓市场捷径所。

  刘琼英告诉记者,在品牌的拓展上,sheme将依托高端圈层,针对高端人群和重点客户制作满足他们个性化需求的鞋款,同时与郭培等大牌设计师一起合作,将蕴涵着中国文化的鞋款推向国际市场,使sheme成为更多中国女性面向世界的“着装名片”。

  “严格意义上的国际化高级定制,目前成都还没有”。唐岚表示,作为西部地区的时尚城市,成都的定制市场也呈现出不断向上的趋势。目前,成都市场的定制店铺(有自己的设计师)估计有数百家,但多是年轻设计师,定制特点主要还是在于“短、平、快”,或是照搬复制。

  在高端定制方面,宫玉强调原创设计和面料的研发运用高度统一,正如时装界流传的一句话——面料是奢华之门的第一关。

  以中国风为特色的sheme同时要为顾客提供个性化定务。针对VIP客人,sheme都是“一对一”服务,并为客人建立详细的资料档案。刘琼英要求每位店员必须记得客人的喜好、职业及最重点的需求。“帮助客人在最短的时间内选择到合适的鞋款!”在刘琼英看来,成都的定制市场潜力巨大,很多客人都需要这种个性化的服务。

  业界认为,眼下的不太适宜于单纯追求定制的设计师。但对于这个四川本土成长起来的设计师新秀来说,他却似乎更愿意去“冒险”。“这30年,我只干了这一件事,而未来也将只做这一件事”,对于服装设计,对于高端定制,王米佳表示将坚守下去。

  李文琴告诉记者,她对高端定制的定义是专业、高端、私享、时尚、纯粹。“我就是喜欢设计,喜欢为别人设计合身的服饰。”李文琴说,宫玉能17年之久,很大程度上源于自己对服饰设计发自内心的喜爱。

  “这款衣服很多人都在穿,我看看其他款式吧!”在各大流行服饰卖场,屡屡会听到消费者类似的言语。经济发展带来的个性化消费趋势越来越明显,消费者选购服装的心态已从几十年前的“她有我也要有”到“她穿我不穿”的风格切换。在此背景下,高端定制、高级定制在国内各大城市开始升温。

  宫玉的面料以真丝、毛料、针织、特殊工艺料、绣花等为主,品种多达千余种。每年的服装节,上海、的服装博览会,李文琴都要带着设计师去。李文琴说,虽然店里有多达上千种的面料可供选择,但很多客人还是觉得面料不够多,因此他们必须及时地更新、补充,以宫玉给客人提供的永远是最时尚的产品。

  王米佳,生于1983年,服装专业科班出生。第十七届中国“真维斯杯”休闲服设计大赛西部冠军,2006年在校期间举办“城市·成都”个人时装发布会。2010年创立王米佳时装工作室,拥有品牌“Mico Wong”、“Mico&Baron”。

  长远来看,无论是定制与成品双线并重的企业,还是只在高端定制这条上顽强奋战的设计师与设计团队,只要他们能够“在上”的状态,汇聚中国定制在成都的力量,终会迎来定制市场的曙光。

  王米佳告诉记者,每接触一个新客户,通常需要了解半年时间后才会开始谈合作。他认为,服装是每个人生活中的一部分,必须先充分了解穿着者的工作性质、个人性格、生活习惯等情况后才能开始。正是如此细心、严谨的服务,让王米佳获得了客户的充分信任。据他透露,当老顾客需要定制一套服装时,只需要提供什么时间穿、什么场合穿这两条信息,工作室的作品通常都能一次性获得客户的认可。

  相较之下,成都的“高级定制”市场明显落后于、上海。记者过去一周对本土服装定制企业、工作室负责人进行采访时,大家都小心避讳“高级定制”一词,即便是谈到耗时长、工艺难的定装时,也谨慎地以“高端定制”来描述。即便如此,作为西部高时尚度的城市,成都也以其独有魅力孕育出了众多设计师与市场开拓者。唐岚的艾维实业为商务装注入了更多活力与时尚;王米佳的高端定制客户甚至远自、上海;Sheme品牌则将成都女鞋摆入了皮革及鞋类博物馆馆藏,与Ferragamo、dior、chanel等国际一线奢侈品牌并肩展出……他们只是这个行业在成都的代表,眼下,还有更多像他们一样的设计师和设计团队举着创新大旗,在丰富消费者物质与生活的同时,共同推动行业从“中国制造”向“中国创造”转型。

  尽管目前成都尚没能出现有影响力的高级定制品牌,但随着个性化消费趋势越来越明显,其发展潜力计日可期。

  在唐岚的领域里,她将时尚霓裳、创意美食这两种与人们生活息息相关的领域,融合得有滋有味,创意非凡;在她和她的团队手里,服装、美食已不仅仅是原有的单一特性,更让“食、尚”充满着无穷的创意、乐趣,升化到艺术享受的境界。

  “在商人和服装设计师中,我更愿意成为成功的后者”。王米佳表示,成立工作室后也出现过“低谷期”,在设计师和商人的选择上出现过困惑,但最终选择坚守这个职业,“这30年,我只干了这一件事,而未来也将只会做这一件事”。而在王米佳的作品风格中,比较强调中国元素,他认为中国元素不仅体现在图案、工艺方面,更体现在用料、配色、剪裁、细节设计甚至是服装搭配等环节中。

  带着几个有想法的年轻人,王米佳在成都第一城开了一个服装设计工作室,并承接来自全国甚至海外的高端客户。尽管只是一个小小的工作室,王米佳服装设计涉及的服装品类却非常多,时装、礼服甚至是婚纱,都接受定制。“我们是以顾客需求为中心,为顾客提供各个场合需求的服装”,据王米佳介绍。

  在王米佳工作室的定制价格上,套装平均为1万元左右,礼服定制1.2万元起,西服为8千元起。在定制时间上,普通的定制一般需要15—30天时间,而高端定制耗时却各不相同。他还透露,对于定装爱家,他还推出有服装定务,“这样的一套服装甚至需要几个工人花费2—3年时间。”

Copyright © 2012-2013 .All rights reserved.http://www.go2tshirts.com 版权所有